bv伟德在线娱乐网站

乐趣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字:
关灯 护眼
乐趣小说网 > 穿越者纵横动漫世界 > 第3169章 找骂

第3169章 找骂(1/1)

第3169章 找骂

弥留之国怎么就这么多问题人士呢?很多人都不是来到这个国度之后被逼疯的,而是在地球的时候就已经有问题了。

以前他们只有少数问题少年、问题大人,周围还是正常人居多。现在身边正常人是少数,大部分都不是正常人,全有问题。

虽然说人生导师是杜兰的爱好,可他也分身乏术,一个人毕竟不能同时为这么多人解决心理问题。

“难怪说现代社会病了,古时候生产力不够,大家为了吃饱已经用尽全力。而现在生产力提升了,生活在安全环境里,大家的需求就提升了,都寻求社交、尊重和自我实现了,实现不了那就抑郁了。”杜兰心想现代社会的病还是生产力太高,吃得太饱。

眼前这位医学生俊太郎就是如此,他就是通过捣乱的方式,了解自己的内心。再通过证明自己是不是正常,来反推家庭教育是不是成功,他的父亲是不是一个好父亲。

总之这种思路真的是非常奇葩,都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

杜兰对俊太郎说道:“以前只听说过儿子做好事失败,而证明家庭教育失败的。没听说过儿子做坏事成功,来证明失败的。”“与其去做一件坏事,为什么不去做一件有难度的好事?”

俊太郎却说道:“做好事失败和做坏事成功,还是不同的。成功、失败和教育没关系,只和我的能力有关系,我从来不怀疑自己的办事能力,不管是好事还是坏事,我都能做成。而教育则是在价值观上最有体验,决定了一个孩子成为好人还是坏人。”

成不成是自己的能力问题,好和坏才是教育问题,这是俊太郎的看法。所以他不做好事,要做坏事,就是想要看看做成之后,自己的内心会不会愧疚,来证明自己是好人还是坏人。

如果愧疚,他就是好人,说明父亲的教育是成功的。要是自己不愧疚,那他就是坏人,说明冷漠的父亲是失败的。

总之这就是他这位学霸的想法,简直没谁了。

“那为什么不这样?做一件好事,看自己会不会高兴,要是别人的幸福会让你厌恶,不也能证明你是坏人么?”杜兰说道。

“我想这并不足够明显。”他说道:“如果通过好事证明了我是坏人,那我还得继续做坏事去让大家知道我是个坏人,所以不如一开始就做坏事。”他不但想自己明白自我,也想让外人了解他。

“说到底你就是想要做坏事,让自己的父亲丢脸。”杜兰是服了这个家伙了,通过伤害别人,伤害自己,最后去报复父亲。

“不行么?”他觉得没问题,完全没问题。

“首先你是好人还是坏人,其实并不是你说了算的。你想做坏事,然后通过自己的想法来判断自己是好是坏,根本不行。你做了坏事,你就是坏人,就算你事后后悔,也没有回头路。所以你的选择,除了报复心态,我看不出一丝一毫对自己的负责。你是你父亲的儿子,但你自己是自己的主要责任人。”杜兰说道:“所以还是给自己留点余地。”

俊太郎笑道:“我知道啊,所以我在地球就一直没有做坏事。但这里是弥留之国,我实在是想要试试看,在这个随时会死的国度就没必要给自己留余地了。”

杜兰说的,他都懂,但弥留之国真的太适合他的试验了。做坏事不违法,也不用担心警察来抓,所以他已经跃跃欲试了,并且还想拉拢杜兰入伙,他说道:“不如我们一起把国王的扑克牌偷走,让海滨陷入绝望。”

他早就盘算着了,而且还找了个队友,半胁迫地让对方配合自己。现在还想拉拢杜兰,一起帮他完成这次坏事。

这坏事是真的损,偷走海滨的扑克牌,让海滨的任务无法完成,到时候海滨肯定会陷入混乱。他就能通过内心的感情来判断自己的好坏。

至于被发现之后,会不会被打死,无所谓,为了实现目标,肯定是有风险的。

这也算是‘自我实现’的需求了。

“现代社会果然是病了。”杜兰表示有这么多问题少年和大人,就证明病的不是人,而是这个社会:“我们得站在人的角度思考问题,眼下主要的矛盾是我们人类和弥留之国死亡游戏的矛盾,是生存的矛盾,你的问题完全是次要矛盾。为了‘自我实现’就去破坏‘自身安全’属于没有朋友的操作。”

需求阶段:生理、安全、社交、尊重、自我实现。等走到最后一个阶段的时候,就会对之前的阶段进行破坏。

为了自我实现,就会破坏自己的生理、安全、社交、尊重。

“我不需要朋友。”

“但你也知道这计划无法一个人完成,所以需要盟友,肯定是用各种肯蒙拐骗的方法去骗,去威逼别人帮助你。”杜兰说道:“为了做一件坏事,就得做更多坏事。你就是个坏人,不用怀疑了。好和坏,你说了不算,我说了算。你的父亲就是个失败的教育者,就是混蛋,就是个孬种,就是一个无可救药的垃圾,等我回到地球,我就去把他挫骨扬灰,让他永世不得超生,你已经证明了他是一个臭虫都不如的家伙。臭虫的儿子,也是臭虫,你们父子就是臭味相投的吸血鬼,吸着病人的血,医保的血……”

杜兰开始口吐芬芳,疯狂批判这对父子。

俊太郎脸色一变,毕竟还是第一次有人如此批判和咒骂他们父子,他有些生气了。不过没动手,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杜兰一看对方忍耐力这么好,心想这人就是欠骂。真以为作为贵族,就能操控每个人的命运,每个人都应该为他们家的那些家长里短付出代价了?一点基本的责任心都没有。

“你的一切可不是只要你父亲负责的,你吃的粮食是农民种出来的,你身上穿的、上学用的是工人生产的,你的知识是学者提供的。你为了你自己家那点小事,就想着报复社会,我看你不如死在这里算了,也算是为社会做出贡献了。”杜兰说道,这个年轻人是真的没有一点大局观,真以为全世界都得陪着他们家族玩悲伤呢。

俊太郎愕然,他还真没想过大众,只想着自己和父亲。至于农民、工人、学者不过是自己病床上的病人,自己是他们的救命恩人,至于粮食、日用百货都是自己凭实力换来的,所以这么算下来,自己对他们有恩,他们欠自己的。

杜兰看出了对方的想法,还真是妥妥的自私思想,只会按照对自己有利的方式去计算,得出一个对自己有利的结果。甚至一开始就已经预设了立场,然后千方百计想要证明这个立场是对的。

一开始就预设了父亲是错的,然后证明这点。其实他的父亲这么忽视家庭,就是因为一个大医院需要管理,很多事情要做,保住了医院才能保住家族,父亲可能做得不够好,但肯定不算错。

“好了,决定了,开始死亡游戏!”杜兰说道,他决定自己设计一个游戏,让这些问题人士参与,不用等游戏设计者了,他自己上,得好好改正一下这些家伙的风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