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v伟德在线娱乐网站

乐趣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字:
关灯 护眼
乐趣小说网 > 这些妖怪怎么都有血条 > 第586章 简单粗暴,一力破万法

第586章 简单粗暴,一力破万法(1/1)

第586章 简单粗暴,一力破万法

这边。

李敬接手卷轴打开。

入目,是一张精心绘制地形图。

其中绘制的是此处洞天福地内在地形概况,并标识出了零散的几个特殊地点。

卷轴上的地形概况是不是囊括了整个洞天福地,李敬说不准。

不过就眼前来看。

其至少是有从入口进来以后一整片区域的详细地理布局,涵盖面积的直线路途足以让一名顶尖尊者花废半月以上走出一个单程。

若要走遍,得花三五倍不止的时间。

审视卷轴,李敬眯眼。

这么一张地形图,可不是说绘制就能绘制出来的。

尤其这洞天福地是百万年一开。

 即使古族曾有专人为了绘制地形图进来过,要将地形图绘制到如此程度进来一次两次是远远不够的,期间更需要时间与精力与探索。

这地形图,无疑不是为了初代北冥大帝的传承亦或天地树而存在。

若为了以上两者,古族的足迹遍布此处洞天福地早该把能找到的找到了,花费大量时间与精力绘制这么一张地形图完全是吃力不讨好。

回过头来。

这般细致的地形图存在意义与其说是有人尝试去追寻初代北冥大帝留下的痕迹,更像是为了曾经生活在这里的人铭记一些位置方便子孙后代日后可以有追寻的可能。

再看地图上各个地点标识,李敬神色古怪。

这些标识名称,某种角度上来说都比较抽象。

更让人感觉微妙的是。

其中没有哪怕一个标识是与初代北冥大帝有关的地点。

比如众人此刻所在的墓葬群。

其标识的根本不是什么帝尊冢,而是天帝墓。

天帝。

这显然不是哪位帝尊,而是指一位曾以天帝自居的强者。

其与其族人,沉眠于此。

把握到此间种种,李敬淡淡地瞄了纳兰龙傲一眼。

“天帝是哪一位?”

纳兰龙傲沉默,不做言语。

在场其他人则是集体一呆。

天帝?

啥玩意?

这里难道不该是初代北冥大帝的墓冢吗?

抛开事先便知晓纳兰龙傲拥有古族地图的香云仙。

其他人见李敬当面管纳兰龙傲要了古族地图都已明了这小子此行发现墓葬群不是巧合,而是从素来比较神秘的古族那边得知了墓葬的明确位置。

这,多少叫众人有些迷糊。

放眼整个仙域,满地都是会定期开启的洞天福地。

其中不乏开启间隔很久,鲜为人知的。

但就算是鲜为人知的,也至少会有人了解一些情况。

在洞天福地开启前夕,往往会有各种小道消息流传出来。

然而这一处洞天福地。

整个中神州甚至没人听说过。

也就北冥神宫似乎有一部分高层了解洞天福地是什么情况。

古族又是从哪里得到的消息?

诚然。

古族很神秘,多数也都拿捏着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可这理应仅限于是与古仙域有关。

这处洞天福地地处是仙域中神州,跟古仙域根本扯不上关联。

此刻李敬口中又蹦出来一个“天帝”,这叫众人更摸不着头脑了。

别说完全不了解内情的众人,知晓内情的香云仙这会瞅着纳兰龙傲也是一脸懵。

香云仙并非傻白甜。

她从不指望自己的心上人能对自己如何掏心掏肺。

能对自己好。

不要骗自己。

这就够了。

然而此刻看过去,她发现自己是真的有点不认识片刻前叫自己心凉了个彻底的心上人。

眼见纳兰龙傲沉默,李敬淡然开口。

“说,或者死。”

李某人到底不是比较纯真的香云仙,不会惯着。

他说得出,做得到。

一句直白到不能再直白的威胁道出,他当即释放出了凛然的杀意,叫在场所有人如临冰窖。

在这一刻。

顿时所有人都意识到。

眼前根本不是一只出手比较凶残的小猫咪,而是一只随时可能择人而噬的猫科猛兽,人完全不介意出手杀上几个人。

他们还活着,只因人暂时没想杀。

不过硬要说。

面对这般状况众人也不意外。

这里毕竟是仙域。

杀个人算什么?

不要说这里是洞天福地。

就算是在外面。

你要没背景又没实力,人看你不爽一刀给你宰了,那根本不是事。

没人会记得伱,也没人会为你报仇。

只是仙域多了一具无人问津的尸体罢了。

向导此间种种,包括香云仙在内,所有人都是敬畏着看了看李敬。

纳兰龙傲直面李敬释放的杀意则是神色苍白,忌惮着看了看他,低声言语。

“戮天神帝,过去凭一己之力镇压大半个古仙域的绝顶强者。此处洞天福地乃是他的独立世界,古仙域生死存亡之际其携纳兰氏族迁徙到了仙域之中。来到仙域后由于自身伤势过重,天帝迫不得已选择兵解将独立世界永远地固定游离在了仙域之外的空间层次中。”

听得如此言语,在场众人皆是动容。

戮天神帝。

曾镇压大半个古仙域的强者……

这何止绝顶?

香云仙则是因为纳兰龙傲提到戮天神帝携纳兰氏族迁徙而目瞪口呆。

所以。

纳兰龙傲根本不是认识什么古族,而是他本身就是极端神秘的古族一员。

此处洞天福地,与他的氏族有着莫大的关联。

李敬听过纳兰龙傲言语则是满脸不以为意。

古仙域。

这个他熟。

就前段时间。

他跑去干了个欺天者,正面上了只虚空虫母,顺带见证魅灵再次毁掉古仙域。

然后捡了个圣人,外加一位死了但没死透的原初。

此间讯息若是一一道出,妥妥能把在场的下巴全给惊掉。

啥戮天神帝?

啥镇压大半个古仙域?

能原地兵解将自身独立世界永远地稳定在仙域的空间层次之外,这一点确实可圈可点。

至少如今的李敬办不到如此。

他若是死了。

小乾坤界不要说是被固定在哪里,整个天地方圆立马就得崩塌。

只是这戮天神帝真要那么牛批,他去古仙域咋不曾接触到与其有关的讯息?

纳兰龙傲明摆着是在吹比。

而这戮天神帝,多半就姓纳兰。

是其口中过去纳兰氏族的先祖。

不谈别的。

古仙域有人族圣人,哪轮得到一个劳什子戮天神帝镇压当世?

随手将手中卷轴收起,李敬开口。

“据我所知,此处洞天福地乃是初代北冥大帝遗留,事先我听你说的你显然也对此知情。可现在你却说此处洞天福地曾是戮天神帝的独立世界,难道是戮天神帝死后初代北冥大帝占你家先祖留下的‘遗产’?”

迎上李敬这般话音,浮生老道等人都是再一次悚然动容。

啥!?

这处洞天福地是初代北冥大帝遗留!?

天啦撸!

原来有这说法!

难怪北冥神宫将这洞天福地守得那么好,不愿让其他人插足。

纳兰龙傲听得李敬言语则是不假思索着点头。

“仙子明鉴,这处洞天福地就是被初代北冥大帝给占了的,其不仅占下了这处洞天福地,更还侵占了我族从古仙域带回来的大部分宝物。”

李敬闻言哑然。

他就那么一说,不想纳兰龙傲真就顺势给接了。

这其中的真实性,有点脑子的都不会认为是确有其事。

至少在李敬看来。

带着一大群死物修行跑来仙域占山为王的初代北冥大帝,哪可能会瞧得上纳兰家那点东西?

说难听点。

纳兰家有这牌面吗?

他家先祖又不是曾与初代北冥大帝四分天下的东华、西土还有南妖三位大帝……

就他们家到现在只走出来他这么一个尊者中期的落魄劲,祖上估摸着也就是有那么一点点能耐罢了。

乱世出英雄,也出枭雄。

在当初古仙域覆灭在即大规模迁徙的时刻,真正有能耐的人哪个不是打下了一片天,为后人乃至自身背后的那一族留下无比宝贵可作为立身之本的遗产?

暗暗摇了摇头,李敬没跟纳兰龙傲掰扯这些,露出饶有兴致的表情。

“你说你纳兰一族从古仙域带回来的宝物都被初代北冥大帝给占了,那你又为何迫切地来到这天帝墓?这里应该没什么值得你来寻觅的事物?”

话音未落,纳兰龙傲倨傲着出声。

“天帝传承在此,仙子你说值不值?”

李敬对此当然不会有什么反应。

包括香云仙在内的其他人却是齐齐倒吸了一口凉气。

天帝传承!

曾镇压了大半个古仙域的戮天神帝的遗留!

仿佛很满意众人吃惊的表情,纳兰龙傲略有些自得着道。

“天帝传承并非外人可以随意获得,首先这天帝墓真正的内核需要我纳兰家的血脉才能启动,内里……”

话没说完,令众人窒息的恐怖血气冲天而起。

女性猫妖姿态下显得极端纤细的李敬周身血气澎湃,素手轻挥。

“轰隆”一声巨响。

空间震颤。

一只遮云蔽日的手印从天而降,轰然落地。

下一瞬。

地面崩碎。

天帝墓整个墓葬群顷刻间分崩离析,被拍了个稀巴烂!

“……”

纳兰龙傲。

“……”

浮生老道等人。

“……”

香云仙。

“现在应该不会有什么需要纳兰氏族血脉的问题了?”

李敬轻描淡写着出声。

“……”

纳兰龙傲无言。

浮生老道等人则是齐齐咧嘴。

这姐们……

毫不讲理一巴掌把人家的祖坟拍了个稀碎,然后说应该没啥问题了,太tm牲口了!

不过李敬这做法。

莫名叫他们感觉倍儿爽。

虽说对纳兰龙傲所言他们都信了八、九成,但这位好像完全搞不清楚自身处境似的跟他们装上了,让人感觉很不舒服。

虽然他们几个现在也是处境堪忧……

但不爽就是不爽。

众人为此感到暗爽之余,无一不是惊疑着看了看李敬。

某人这般做法,无异于是一巴掌毁去了天帝墓中所有可能存在的设计,实实在在地用拳头解决了一切。

这事,表面看着简单。

实际上却根本不是单纯尊者实力可以干出来的。

不谈其他。

就片刻前纳兰龙傲才掏出道器斩过那么一剑。

结果呢?

就是一点点火头在下面烧,天帝墓本身丝毫无损。

李敬随手一巴掌却是将整个墓葬群拍了个稀烂……

纳兰龙傲再不济也是尊者中期。

差是差了一些。

可相比尊者后期巅峰,差距不至于离谱到这程度。

这位……

到底什么实力?

瞧那引得天地震荡的滔天血气,这要不是一名妖帝完全说不过去。

问题妖帝寻常也强不到这地步……

很自然地,众人就想到了事先在洞天福地外面见到那位极端逆天,乃至连西土大帝见了也秒怂的狐妖女帝。

浮生老道等人想到的,香云仙也想到了。

关键那位狐妖女帝有千面天赋可以千变万化,随便变只猫妖合乎情理。

可她依然有点不敢置信。

那般人物竟会变成一只灵猫接近自己。

以人家那般实力。

明明白白站出来要与两人同行,两人有可以拒绝或者隐瞒某些事的资格?

李敬出手如此大力,自然做好了脱下一件马甲然后转手穿上另一件的准备。

不过眼前。

他主要是没耐心了。

纳兰龙傲所言真实性小的可怜,也就是戮天神帝这么一位强者估摸着曾经确实存在过。

他来是为了天地树。

这会天地树没见着,眼前墓葬群也跟初代北冥大帝没啥关系,搁这浪费时间没有意义。

就这么走了,也是可惜。

那就一力破万法呗?

设计。

这墓葬群里肯定有。

片刻前才被烧掉的满地白骨,多半是过去洞天福地打开时巧合找到了此处异空间的人着道身亡于此。

明知有设计,犯不着用身体试试弹性。

一巴掌拍碎,一了百了。

眼看浮生老道等人隐约都回过味来,想到了自己是谁,李敬也不变化一下让他们瞧瞧自身“真容”,嘴角上扬道。

“都别愣着,下去瞧瞧墓葬群里到底都有什么宝贝。玖爷我虽是帝尊但也是敞亮人,为我办事我不会亏待你们,有好处少不了尔等一口汤。”

迎上某人这般话音,浮生老道等人都是一愣一愣的。

李敬这意思……

明摆着是要他们当“打工仔”。

下去各显神通寻找可能存在的宝贝。

然后他还明言了会给喝汤。

这种好事,是他们现在这种处境可以摊上的?

换做寻常。

他们说不准会以为李敬要拿他们当枪使,让他们拿命去冒险。

偏偏眼前没这问题。

就刚刚李敬这一巴掌下去,墓葬群里有啥设计估摸着也都给毁了。

啥戮天神帝。

不要说是人死了早不知道有多少年了。

哪怕还活着,也不一定能比得上眼前这位足以比肩一方大帝的妖孽女帝。

八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浮生老道拱手。

“谨遵玖爷法旨,我等这就下去使用各自的探宝手段寻觅。”

“去吧。”

李敬摆手,道。

“小心点一些潜在设计,察觉不对喊我,莫要以身犯险跟自己的小命过不去。”

迎上这话,众人纷纷称是。

瞧人家玖爷!

就这做派,当真敞亮人!

明着告诉他们。

有危险喊我,不要逞强。

其许诺的好处,事后估计不会跑。

当下众人便准备下去。

这时,李敬再次出声。

“秃子,你等等。”

???

圆海满头问号着顿住身形。

八人中,只有他是和尚。

李敬喊秃子,那肯定是他。

小心翼翼着看看某人,圆海出声。

“玖爷您有何吩咐?”

“去把刚被打飞的那个找回来,我有留手他死不了。”

李敬淡然开口,道。

“给他提回来让他给云仙妹子道个歉,然后让他跟你们一起寻找天帝墓里的宝贝。多一个人多一种思路,寻宝还得集思广益。”

说罢,他目光望向其他还没来得及动弹的人。

“事先说好,我对戮天神帝的传承没有丝毫兴趣,诸位若是找到了可以自己留下。相比传承,我对一些其他宝物更感兴趣一些,烦请各位尽力找寻。”

听某人这么说,众人眉飞色舞。

玖爷这……

太实在了!

天帝传承,李敬这般人物定然不会稀罕。

如先前所说。

人活着都不一定有她牛x,更不要说是死了。

但既然是昔日强者的传承,参考价值肯定能有。

可人直接言明不稀罕,众人找到了可以自己留着。

早这么说,他们不死死抱上这条大腿!?

“副本”天帝墓。

李敬一人血c。

他们连666都不用喊,只要帮忙捡东西就有这种好处。

连事先手贱挨揍了的都可以有份……

类似的好事。

打哪找去?

分别向李敬拱手示意,浮生老道等七人二话不说便往地面去。

圆海和尚则是赶忙转头去找先前被打飞这会不知在哪躺着的那人,生怕自己回来晚了能捞的都已经被捞完。

香云仙瞅着片刻前叫自己近乎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八人分分钟化身“打工仔”,既愣又懵。

最令她懵圈的。

是李敬竟然到现在都有把她放在心上。

要圆海把先前那人找回来,给她道个歉。

她就寻思着自己到底何德何能,被打救了不算更还有此待遇。

异样着瞅瞅垂眼关注着下方的李敬,香云仙觉得自己好像有必要做点什么,咬着红唇犹豫了下,小声道。

“玖爷,我要不也……”

话没说完,李敬摇头。

“你什么都不用做,呆在我身边就好。”

“啊这……”

香云仙眨眼,心下莫名有些感动之余又有些紧张。

这位玖爷……

不会是喜欢女人的吧?

想想这位化身灵猫赖在自己怀里整整两天,话也不曾说一句。

时不时还像是小奶猫踩个奶,好像真有内味儿。

这……

人要真看上自己了怎么办?

她香云仙倒是不排斥妖物,可大家都是女人……

李敬当然不知香云仙此刻脑子里在想些什么,他就觉得这位是个药师估摸着也没啥探宝的手段,下去了也没用。

保不准遇到危险,自己还得照顾他。

不如消停点,让她留在身边。

这边香云仙瞅着李敬充份发挥着自己身为女人的“想象力”,另一边纳兰龙傲见某人对自己没什么安排,迟疑着出声。

“玖爷,我……”

话未出口,李敬淡然看过去。

“你要不想死,就老老实实呆着什么都不要做。”

“……”

纳兰龙傲。

香云仙闻声则是因此露出不解的神色。

她不理解。

李敬为什么可以接受让浮生老道之流给自己“打工”,乃至分一口汤,却对理应对天帝墓最了解的纳兰龙傲如此不待见。

这时,李敬开口。

“戮天神帝,我没听过。纳兰氏族,我也不曾耳闻。但我知道你小子此番是有备而来,你有藏着没掏出手段与底牌。我不想在这里浪费太多时间,你最好不要挑战我的底线。”

说着,他目光望向香云仙。

“云仙妹子你也别那么傻,这孙子骗你是来找天地树实则目标是自家祖坟,其非要带上你是什么成份经不起推敲,反正不可能是要将天帝传承分你一份。若非你运气好遇上我,又有浮生老道他们蹦出来打乱了他原有的计划,你之后遭遇什么没人说得准。”

“……”

香云仙。

李敬这话,多少有点阴谋论的味道。

可也正如他所说。

纳兰龙傲是以寻找天地树为由哄骗了她。

其真实目的耐人寻味。

目光看看因某人言语神色不太自然的纳兰龙傲,香云仙无声点头。

李敬见此微微一笑,凭自身血气横空凝聚成一副够两人坐下的桌椅摆上,一屁股坐下泡上灵茶取出各色吃食,冲她招了招手。

“来,别傻站着也别为这种人不高兴,此行你就当是看清了一个人。过来坐下,一起喝个茶吃些点心。”

香云仙见状愣了又愣。

兽类修行炼体炼出来的血气还能这么用,她是头一次见到。

李敬如此贴心还这么会享受,更叫她有些傻眼。

再看桌上某人一早泡好了的灵茶,香云仙止不住两眼发直。

她,是尊者级别的顶尖药师。

这她能不认得本质属于是超品灵药,用好了可以生死人肉白骨的生命树叶?

惊疑着来到桌前抱起茶杯看了看,香云仙瞪圆了美目抬眼。

“玖……玖爷,你这茶叶……”

“区区生命树叶罢了,你若是需要我一会可以给你一些。”

李敬淡然开口,道。

“不过你得拿前两天投喂我配置好的灵药来换,什么比例你自己说,别叫我吃亏就行。”

香云仙闻言微愣。

某人这话说出来,她顿时明白了前者不是馋自己身子,而是馋自己配好的灵药。

那差点就弯了的少女心,当时就碎了一地。

好在她也就是差点弯了,不是真的当场被掰弯。

此刻只是有些好气又好笑,并未再经历一次大起大落。

不然她这脆弱的小心肝真不一定能否遭得住。

“玖爷你喜欢我调配好的灵药,等出去了我可以另外给你调配。”

香云仙开口,道。

“我手头现成调配好的没有多少了,剩下的也不一定是否能合玖爷你的口味,用来换生命树叶怕是远远不够。不如玖爷你跟我说说你需求是什么方向灵药,到时我单独为你定制。”

香云仙这话,李敬爱听。

这妞的灵药他可不是一般的惦记。

吃完了还想吃不算,更还想带上一些让自家那几位享用。

事实上如果可以,他想直接把这位拐回去。

可惜人是中神州本土人士。

要说给人拐东方仙域去不太靠谱,能留下一段联系已很不错。

点点头,李敬道。

“既是如此,晚些我告诉你我的需求。此后出去了洞天福地你也不要再回什么归云殿了,那种地方对你而言是没有前途的。”

说着,他淡笑道。

“你要愿意,事后我可以带你去东华仙宫领个灵药相关的职位。偌大一个东华仙宫对顶尖药师定然是有需求的,你人在那里我日后要找你也更方便。”

香云仙听得李敬如此言语,多少有点懵。

归云殿。

她确实不想再回去了。

可李敬说要带她去哪?

东华仙宫!?

掌管着东方仙域的东华大帝麾下!?

这是多少药师削尖了脑袋都死活挤不进去的地方?

事实上。

香云仙背后的家族长久以来都在努力吸引东华仙宫的注意,怎奈大帝麾下太过热门,中神州这般地界更从来不缺各类顶尖人才,没有门路根本连东华仙宫的门都跨不进去。

你有的能耐,人家也有。

人家有路,你却没有。

这你凭什么可以到一方大帝麾下去?

然而眼前,李敬只是轻飘飘一句话。

仿佛……

他跟东华大帝很熟……

这一点若是换做其他人,香云仙保不准会去怀疑。

可眼前是谁?

让与东华大帝齐名的西土大帝万分忌惮的存在……

自己这是遇到贵人了呀!

深吸了一口气,香云仙乖巧点头。

“若能有幸投入东华仙宫,云仙全凭玖爷安排。但云仙有一请求,云仙乃是中州本土人士不便远离,只期望不会被安排到东方仙域去。”

“好说,到时我给人招呼一声便是。”

李敬笑笑,心下惋惜。

这妹子作为中神州本土人士果然没法拐去东方仙域,只能放在东华仙宫。

……